载入中...
 
     
 
载入中...
博 客 日 历
<<
>>
20104
最 新 评 论
载入中...
专 题 分 类
载入中...
最 新 日 志
载入中...
最 新 留 言
载入中...
搜 索
用 户 登 录
载入中...
友 情 连 接
博 客 信 息
载入中...


 
 
载入中...
   
 
 
春天里那场雪
[ 2017-3-18 12:56:04 | 作者: 吴凡 ]
 
南方是极少下雪的,一年级的冬天我们也曾看过雪,但今年春天的这场雪显得更加稀奇了。 周五的早晨,我们还在上课。我的位置是坐在窗边的,窗子渐渐的起了雾,没过多久窗户就变成磨砂玻璃似的。我望着那死气沉沉的黑板,哎!这何时才可以上完! 我摸了摸窗子上的雾,起先只看到斑斑点点的白色,也没觉得是什么,可后来校园里就被欢笑声笼罩了。老师很是心烦说:“外面太吵都上不了课了!”一怒之下推开了门。“啊,雪!”同学们看到门外的雪大喊着。原本悄无声息的教室仿佛瞬间被点燃,而同学们更是像打了鸡血一样一下子从座位上跳起来涌出教室。连老师也忍不住走出了教室。楼下的天井里布满了五彩斑斓的雨伞,走廊里挤满了人群,每个教室都空空如也,大家靠着栏杆把手伸出来接雪花。 所有人的烦恼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,都沉浸在这突如其来的“千年雪”中了。……
 
 
 
忘了吧
[ 2017-3-17 13:54:03 | 作者: 吴凡 ]
 
“去看电影吧!”“不去!”我总是那样坚定地说。 自从我看了一部恐怖电影后,电影就给我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影响。看完恐怖电影的那天晚上,我就感觉整个天就异常黑,耳边渐渐的有一个幽灵般的声音在叫着,风吹打着树叶沙沙作响,眼前浮现出一个个黑影;跟“哈利.波特”电影中的森林差不多。我仿佛走进了那个森林,乌云密布,没有一丝光明。我开始瑟瑟发抖,突然一阵冷风吹过,一个脚步声渐渐响起,我吓坏了,大声地叫起来:“啊!”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,环顾四周一切如旧,原来是梦。 之后,我晚上也会做几个好梦,可没一会儿噩梦就来找我麻烦了:我拿着100分的试卷回了家,可是当我一打开门,竟发现不是家,而是回到上次那个鬼哭狼嚎的夜晚,仿佛瞬间来到了另一个世界。……
 
 
 
世界上有圣诞老人吗?
[ 2017-3-17 13:53:54 | 作者: 吴凡 ]
 
从小到大,我每一次圣诞节几乎都有礼物,每到平安夜我就期待万分,甚至想去看看圣诞老人到底是谁。然而,圣诞老人每次都显得那么神秘。好几次,我都忍着睡意睁大眼睛偷看圣诞老人给我送礼;可不知怎的,我的眼皮总是一抖一抖的忍不住想睡,等我再一次睁眼时,圣诞老人就早已把礼物送来了,我错过了一次次看见圣诞老人的时机。 我一直都相信有圣诞老人,老爸老妈也同样这么认为。但是有好几次,班级中谈起圣诞老人时,我的同学都说根本没有圣诞老人,这些圣诞礼物都是父母送的,可我并不那么认为,我每次都反驳了回去,驳的还振振有词。但他们就是不信,反而把我嘲笑了一顿,我心里很不好受,开始对这个问题疑惑起来。 但我现在终于明白了——这个世界上某些东西是无法看见的,它们绝不是人们在头脑中创造出来的,而是想像出来的。虽然我们无法看到圣诞老人,可是那不能证明没有圣诞老人。……
 
 
 
错过握手
[ 2016-12-7 15:18:34 | 作者: 吴凡 ]
 
记得我小的时候,我爸妈曾带我去温州大剧院里看过光良的演唱会。光良在唱《童话》这首歌的时候,他走到了观众席中和大家握手,很巧,我们仨就坐在边上,但是奇怪的是,我没有与他握手,我也不明白自己当初是怎么想的,把手一直缩在里头,中间的人只想和光良握手,可我呢?却莫名其妙的偏不握,我妈把我的手拽过去了,我竟然还拼了命的把手缩回来。光良来的我身边的时候,看了我一眼,显得好尴尬。 ……
 
 
 
如果可以选择
[ 2016-12-4 14:30:41 | 作者: 吴凡 ]
 
我记得在我五年级的时候,我曾错过了一次极其重要的班干部竞选,这一当选,可就是当到毕业呀!而我却并没有参加。 班干部竞选的前一天晚上,我信心十足的翻看着我的竞选稿子,而第二天,当离班干部竞选只剩下几分钟的时候,我却感觉自己一点儿信心都没有了,觉得自己上去会害羞,会口齿不清什么的。开始后,大家都勇敢地站在讲台桌前竞选班干部,而我却缩在那儿,不自信地低着头,心里有一种上下矛盾,犹豫不决的感觉。等大伙儿差不多讲完的时候,“铃铃铃——!”下课铃就响了,老师来了个总结,投完票,大家就都跑出去玩了。我尴尬地望着自己精心准备的竞选稿,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。 ……
 
 
 
诗歌:不快乐的想法
[ 2016-12-3 11:23:07 | 作者: 吴凡 ]
 
卖鞋的商家不快乐, 埋怨雨天的时候, 鞋子的生意太淡。 ……
 
 
 
我们家缺少和谐
[ 2016-9-18 22:37:31 | 作者: 吴凡 ]
 
最近,我们家经常聊到房子的事,然而一聊到这件事,他们就不知不觉吵了起来。至于吵了些啥,我也不太清楚,我只知道老爸老妈经常在为房子的事儿吵架。 一个说买,一个说不买的。老妈说:“不买,买了多麻烦,费钱,还是外地的,要是出了什么事儿,你又不可能及时赶到,不许买!”老爸说:“买吧,房价又不贵,错过了就没有机会了,买吧!” 每次,老妈(或老爸)独自在家陪我的时候,老爸(或老妈)从外边儿开门进来,差不多就开始聊房子的事儿了。就在这时,我心里总是会想:完了,过一会儿他们就吵起来了,要不我去阻止?不行,老爸会嫌我啰嗦的。算了算了,还是不要说了,免得到时候还把事情闹大了,这可就糟了。 于是,当他们吵起来的时候,我就躲到隔壁房间里面安静一会儿。……
 
 
 
我很幸运,成为你的胡子
[ 2016-8-16 22:40:35 | 作者: 吴凡 ]
 
这位先生有胡子,胡子很长,挂到了他的脖子上。我,就是他的胡子。 这位先生从来不剃胡子,他把胡子留长,一直留长。他喜欢坐在书房里,一边抚摸着我,一边写着他的日记。 他总是来到花园里的树荫下,对我说:“胡子,你看,这花可真美!” 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我说。 ……
 
 
 
我不能忍受
[ 2016-8-8 2:28:11 | 作者: 吴凡 ]
 
那个中午,我在学校里听老师讲课。过了一会儿,我竟有一点想上厕所,我心想:“老师还在上课,我这样也太不好意思了。我就忍着没有去上厕所。 过了10来分种,我更想上了,为了不丢面子,我还是憋住,不久我得“咬牙切齿”了,我的脸上像刀刮了似的,紧出层层叠叠的纹路。我的手紧绷着,连动脉上的茎也似乎可以看得一清二楚。 那时我真想对老师说一句:“老师,我要上厕所!” ……
 
 
 
寻找钱
[ 2016-7-13 21:18:30 | 作者: 吴凡 ]
 
前天,我突然想到以前一年级的时候,因为觉得好玩就把捡来的一元钱埋在了小花园的榕树下,于是我便在下课后带根树枝,去小花园了。 我心想:反正天气那么热,放学后用那一元钱买根冰条多好。我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,去小花园了。 我走到埋钱的位置,用树枝把土慢慢扒开,挖了将近二、三分钟左右,就已经挖出了差不多两个手指头深的土坑,还是不见那一元钱的踪影,我急了,就移到土坑旁的位置继续挖。 ……
 
 
首页 上一页 下一页 尾页 页次:1/7页  10篇文章/页 转到:
 
     
   
     
Powered by Oblog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