载入中...
博 客 日 历
<<
>>
20104
专 题 分 类
载入中...

最 新 评 论
载入中...
最 新 日 志
载入中...
最 新 留 言
载入中...
搜 索
用 户 登 录
载入中...
友 情 连 接
博 客 信 息
载入中...



 
忘了吧
[ 2017-3-17 13:53:37 | 作者: 陈雨冉 ]
 
他是我在学校中比较要好的朋友,总是形影不离的。那是因为在那段时间中,我与他兴趣相投,便聊了起来。   但在最近,也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事情,他再也不来找我,我去找他,他也只是敷衍的回答。   他没有给我一个理由,我为此感到不安。   放学,曾经的我们尽管不顺路也宁愿绕远路一起走,但如今,他总是抢先一步拉上别人,一起有说有笑地走回家,这一些仿佛就是做给我看的。   每天总是黏在一块聊天的我们也不见了踪影,他跑到了另一方,不再与我一起。   因为他,我在家大哭了一场,为什么?这是为什么?或许是我自身的原因呢?失去了才会更懂得珍惜,不适合的总是强求不来的。   忘了吧。   把这件事彻彻底底的忘了吧。   现在的我每天一个人独来独往,身边再也没有了那位朋友,独自上学,独自度过课间,独自回家,独自休息。这些以前的我不会做的事情,现在都仿佛司空见惯了。   忘了吧。我对自己说。……
 
 
 
春天里那场雪
[ 2017-3-16 12:56:16 | 作者: 陈雨冉 ]
 
回往从前,上一场雪已是几年前的事了吧。   看着日历被一页页翻去,冬天已经过去了,千期万盼的雪,也只能等到下一个冬天。   可就在冬去春来的时候,那场令人期待的雪,却如奇迹般的来了……   上课铃刚刚响起,可我们的心却已经被窗外的景牵走了。我们早已做好了被老师雷霆般的吼声批评的准备,可没想到一向板着脸的班主任也童心未泯,“要不……我们出去看雪吧,毕竟,这也是很难得的一场‘春雪’!”   教室中所有的人涌出了教室,跑到了台阶上,探出脑袋去看雪。   我们都站在走廊的屋檐下,抬头也只能望见天花板,但我们能从树上,地上,看到少数的白花花的雪。   我们这儿的雪与北方不同,在那儿,白茫茫的一片已经是司空见惯,而在我们偏南方,见到一场雪是多么不容易,更别提积雪了。雨夹雪慢悠悠的从空中落下,却瞬间融化在积水之中。……
 
 
 
爱需要表达
[ 2017-1-7 12:40:36 | 作者: 陈雨冉 ]
 
或许在一个月以前,除了学习外,我没有与小Y说过一句话,但就是因为那天,我才发现,原来我和他之间有如此多的共同话题。 那天晚上,我偶然间在手机消息中发现,他来向我要那天的作业,我告诉了他,我以为我们会继续说下去,可我们之后并没有想我所想的那样。 那天是周五,写完作业的我躺在床上,手里捧着个手机,无聊透顶。没有好朋友陪伴聊天,简直是度日如年。我想让他陪我聊聊,但总又开不了口,毕竟,我几乎没有和他说过话。 但憋了许久,我还是开口了:你。可以陪我聊会儿吗?我把这句话打到输入栏中的,但又忍不住删去,就这样,反反复复了许多遍。 可,在那一刹,我发出去了。 或许是因为我手滑,但我感到我释然了。 我想要撤回,可小Y已经看见了,羞涩的只回了一个字:嗯。 那时,不知为何,我仿佛觉得他就是我的好朋友。我开始和他一起聊起天来,我也是从那时才知道,我与小Y之间竟然有如此多的共同话题。……
 
 
 
诗歌:不快乐的想法
[ 2017-1-1 12:43:39 | 作者: 陈雨冉 ]
 
你有你不快乐的想法 我也有我不快乐的念头 学生们不快乐 嫌弃自己每天只能在 狭窄的走廊里晒晒太阳 老师也不快乐 埋怨自己每天坐在办公室 不能活动活动 学生羡慕老师 在办公室悠然自得 老师也羡慕学生 在走廊上快活地玩耍 他们都很向往别人的生活 他们都认为 我不快乐 ……
 
 
 
世界上有圣诞老人吗?
[ 2016-12-28 12:46:07 | 作者: 陈雨冉 ]
 
还没上小学前,对于圣诞老人的认识,我是充满幻想的。 圣诞节来临前夕,我总是趴在妈妈旁边,“妈妈,你说今年圣诞老爷爷会给我什么呢?一定会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吧,让我开心个不得了。”妈妈总是什么都没说,与爸爸会心一笑。 我期盼着圣诞老人的到来。 晚上做梦,我总会梦到圣诞老人在雪中骑着麋鹿向各家的烟囱跑去。 当然,圣诞节时,我的床边总少不了一个红白相间的大大的袜子。里面会放着我想要的各种各样的东西。 而因为逐渐的长大,我便没有再收到来自“圣诞老人”的礼物了,但我总会想:会不会是圣诞老人太累了,他太忙了呢?他太忙了,给这边送个礼物,在给那边发个礼物,或许曾经我只是碰巧是那运气好的一家吧。 虽然没有礼物,但我还是年年趴在床头幻想。……
 
 
 
对抓头发的依赖
[ 2016-12-3 11:23:12 | 作者: 陈雨冉 ]
 
从小到大,我对抓头发的依赖不知为何就是改不掉,也常常因为抓头发被妈妈批评。 我总是有事没事儿就抓,揪头发,放在一个手指头上转悠。 数学考试,我正在看着那解决问题,脑子里却想着妈妈让我谨记的话“不要总是拿手去抓头发!”可我看着那题目,又不能抓住我那心爱的头发,整个人都心烦起来。 我受不了了,从那马尾辫中揪出那么一小撮头发,放在手指上卷着,照着,忽然间,我的脑海中浮过那么一条算式,“对!就是这样!” 原本心烦意乱,想不出来题目的我,在头发的帮助下,豁然开朗。没过多久,试卷就答完了。 不光是考试,我每天晚上休息时,也需要我那宝贵的,神圣的头发。 有一次晚上,我住在小S家,因为第二天一大早就要表演,所以提早把头发做好了。 这样我就抓不了头发了,我心中不免有些失落。 到了晚上,我的手好似知道我的发型不能动似的,我毫发无伤,但小S,可就不一样了。……
 
 
 
诗歌:谁见过时间
[ 2016-11-25 12:28:04 | 作者: 陈雨冉 ]
 
谁也没见过时间   无论是你   无论是我   邻居姐姐有了一位小宝宝   那是时间的魔术   谁也没见过时间   无论是你   无论是我   当树上的叶子黄了   随风飘落   那是时间在悄悄落幕   谁也没见过时间   无论是你   无论是我   刚刚盛满的沙漏   却一点一点的消失   那是时间在渐渐流逝    ……
 
 
 
如果可以选择
[ 2016-11-14 13:45:08 | 作者: 陈雨冉 ]
 
如果可以选择,我一定不会与她吵架。 那年,我与小x因为一道题起了分歧,大闹了一番。 二年级时,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,但却因为那一道题,而分开了。我们的关系甚至连同学之间的本该有的友谊都消失了,我们就如同陌生人一般。 小组活动,从前每次都是我们俩最积极的响应,可是从那以后,都不一样了。他还是曾经的那个小组,只不过却少了我。而我的小组,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和睦了,我非常想向他提出,可为了那面子,我开不了口。 如果可以选择,回到那次我们的吵架,我一定要找到那最好的解决方法——问老师。让老师帮我们,就不会把当时的场面弄得如此的僵。 或许那次吵架我不那么固执,而是退让了一步,现在跟小x在一起的就不会是新加入的小y,而是我。每节课间一群女生围在一起,这当中的的人不是小y,而是我。……
 
 
 
打针记
[ 2016-9-20 22:01:02 | 作者: 陈雨冉 ]
 
那一天,我发烧了,来到了医院,听医生说,我好像很严重,要打的针很多,数都数不过来。   医院专门打针、验血的地方人不少,不是在等待排队,就是在等验血报告。   我找到了一个空位坐下,静静地等在着……终于听见“下一个,陈雨冉”,我向前走过去,可那个护士又把我给拦下了,让我直接坐在座位上打。   这个护士比较老,脸上和手上都有皱纹,摸着我的手感觉还有点粗糙。   护士在我手臂上绑了一条弹性很好的线,擦了一点儿黄黄的东西,并告诉我“要打针了”,我看到了他手上拿着的针,手很用力的往回收,可这个护士却毫不留情的往回一拉,就把针插了进去。我“嗷——嗷——”大叫。   他插进去的这种针跟其他的针都不一样,这个针上面还有个盖子,而且她插好后还贴了一个类似于单面胶的东西。   “终于”打好了,我想把手收回来,可没想到这个护士把那个针拿了出来,把那个盖子留在了我的手上。……
 
 
 
我很幸运,能成为你的笔
[ 2016-8-20 23:42:12 | 作者: 陈雨冉 ]
 
我很幸运,能成为你的笔。 我不会像我的同伴一样,被它们的寄主拿在手上转悠,因为那样会让我们头晕眼花。还有,我的主人总会让我在笔盒中静静休息,因为他知道,运动了一节课的时间,我,也累了。在教室中,地板上,走廊上,甚至垃圾桶里,都会看见我伙伴,他们被各自的主人丢弃了,可能是我的小伙伴没力气了,体内的水被吸光了吧,或许是有了新成员,而被嫌弃了,再或许…… 那些被丢弃在地板上的伙伴们,上面总会有一个,两个,甚至更多的,脏兮兮的,一块一块的脚印。 虽然有时候会一不小心在主人的作业本上写错字,但是主人从来不会骂我,丢弃我,只是会对自己进行一顿自责,与反省,从不会轻易拿我撒气。每次在晚上的时候,主人已经作业做完了的时候,它会把我的帽子擦干净,因为里面都是被我脱帽子的时候一不小心划起来的,虽然为我擦帽子是完全不需要的,但他依旧拿纸巾一圈一圈地擦干净。……
 
 
首页 上一页 下一页 尾页 页次:1/15页  10篇文章/页 转到:
 
Powered by Oblog.